做官员的情妇有多大风险?

来源:奇闻异事  发布时间:2015-03-23 12:01

  奇闻网讯 有些男人有钱就变坏是有道理的,有些官员有权有钱之后也难以避免,他们会包二奶。养情人,那么做官员的情妇有多大风险?近年来,官员杀情妇的越来越多,且手段残忍,除了这枪杀情妇的,还有雇凶杀的,炸弹炸的、碎尸焚毁的、用高压锅煮的……花样恐怖,骇人听闻。

  2014年年4月,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人民法院院长李文辉雇凶杀死情妇靳某。据他初步交代,他与靳某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,但由于前一段时间靳某老纠缠自己,还想讹钱,自己不堪其扰遂雇凶杀死了被害人。

  2014年7月2日,已退休7年的广东汕头市政协原主席赖益成涉嫌杀害与自己相处了9年的情妇。根据赖益成的供述,他和被害者季某2005年在广州相识,随后发展成情人关系,两人在2009年和2013年分别生下两个孩子。

  之前还有安徽芜湖市原市委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周其东雇凶杀害了自己的情妇。周其东认为孙兆华将威胁到自己的个人声誉和政治前途,遂萌生杀人动机。周其东雇佣的凶手孙某某下班回家时,刺孙某27刀将其杀害……

  可见当官员情妇的风险性有多高。从柳海平(山东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、党组书记段义和的情妇)到邵颂乔(温州市瓯海区区委书记谢再兴的情妇),从王世英(广西壮族自治区昭平县粮食局局长关灿荣的情妇)再到李秀清(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企业分局局长梁冠中的情妇)……无不是最后成为悲剧的主角,而死得很惨。

  最惨的莫过于那面如桃花,曲线玲珑的余倩,她当了云南省昌宁县委书记杨国瞿的二奶后,却一心要从后台走向前台,成为“正奶”,让孩子能光明正大地叫杨国瞿爸爸,结果让杨国瞿碎尸后用高压锅煮了。

  纵观以上情妇的惨死,大多都是因为要从暗中走出,这让贪官十分害怕,杨国瞿为何如此仇恨余倩,就是余倩不甘寂寞,不愿暗地里当情妇,公开了是杨国瞿情妇的身份,还逼着杨国瞿要与她结婚。

  然而余倩没有想到,这是杨国瞿最害怕的,因为一旦她公开了情妇身份,他的政治命运也就几乎划上了句号,还有可能被查处,受牢狱之苦。为了保全自己,只有丢卒保车,对情妇下毒手。北京市房山区政协原副主席许志远与情妇陈慧妍保持了七年的关系,当陈提出要与许志远正式结婚,要取得平等的合法的地位时,许就雇用原司机刘晓明将陈杀害。

  贪官有权有钱,但也花心,其特点就是喜新厌旧。所以说,二奶只是贪官喂养的金丝鸟,喜欢的时候来逗你几下。开头的一段时间里,也许能过上一番甜蜜的日子,但一旦贪官玩腻了,或寻到更喜欢的尤物,受冷落就是无疑的。

  而这个时侯二奶正是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”时,贪官对二奶不再热情和搭理,寂寞和伤心也就开始伴随着二奶。当二奶对他的政治命运产生影响和威胁时,贪官丝毫不会顾及情谊,而是杀人灭口。中国有句古话说,伴君如伴虎。伴在贪官的身边就如伴在老虎的身边,随时都有被吃掉的危险。上面一个个贪官情妇的惨死无不说明了这点。

  情妇的风险还有,贪官的劣迹随时都有败露的可能,一旦贪官东窗事发,情妇大都受牵连,还得陪贪官一同受罪判刑,赃款赃物被没收,最后落到个人财两空。

  当贪官的情妇风险之高。记得多年前,听村里的老伯说,邻村有一位靓丽的姑娘在福建当二奶,回家后,她的父亲把她捆绑起来锁在家里,不准她再回福建去当二奶。理由是平民的地位很低,但离地面很近,做贪官的情妇,还不如做平民的媳妇。

  后来这姑娘嫁了个木匠,跟木匠去上海打工去了。几年后那位官员被查处,牵出的几个情妇也都被判了刑。由此可见,这位老农的“宁当贫民妇,也不做贪官情妇”还是很有道理的,毕竟做贪官的二奶是个高风险职业,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