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生讲课暴露的医疗猫腻你知道多少?

来源:奇闻异事  发布时间:2014-12-06 11:35

看看奇闻异事网讯 近日,一则“新东方名师李睿医生教学生收红包”的视频热传。事情引起轰动后,李睿所在北京航天中心医院急忙撇清关系,新东方也迅速撤下李睿课程。然而网友关心的是,李睿讲的是事实吗?

关于“肿瘤科暴利”

北京航天中心医院泌尿外科大夫李睿,同时也是新东方医学考研班的兼职讲师。很多人都知道,教育培训机构的讲师热衷讲段子来吸引学生(受原新东方讲师罗永浩的启发?),这不,李睿就在他的课堂上讲起了各种医疗猫腻的段子。

段子开头,李睿直言“内科也好,外科也好,只有肿瘤才赚钱……靶向治疗的药,1个疗程10万,那都是暴利加暴利的药物啊”。 这里的“靶向治疗的药”,是指一些跨国药企生产的进口抗癌药物,比如美罗华、格列卫、赫赛汀、索拉非尼等。这些药物的一个特点就是昂贵,如索拉非尼一个药片就要400多块,一盒要25000多元。 这种昂贵的价格首先源于其研发费用高、药企有专利,但“回扣”也是重要推手。“救人性命的抗癌药,被当做医药界最有价值的摇钱树,高回扣、高药价的问题更突出”,某医药销售公司负责人李华(化名)如此介绍,“某款出厂价每盒3500元的欧美进口抗癌药,转给一级代理要加价8%到10%,到二级配送公司要再加6%到8%,最后进到医院,一般要加15%的回扣点……哪个企业不给医院回扣,不出三个月肯定倒闭”。 今年轰动一时的葛兰素史克行贿案,印证了上述医药代表的说法。据侦查机关介绍,葛兰素在中国销售的药品大多冠以海外原研药名义,在药品进口前通过转移定价的方式,增高药品报关价格,在将巨额利润预提在境外的基础上,设定高额销售成本用于支撑贿赂资金。据新华社报道,葛兰素的3成药费为行贿所用。治疗乳腺癌的靶向治疗药物拉帕替尼正是葛兰素生产,售价一盒上万。

关于“口服药物来钱”

李睿说抗癌药暴利,主要是为了证明他的一个观点——口服药物能为医生来钱。李睿讲道,“你的科室挣钱但是为共产主义社会活着的,只有你自己能来钱,你怎么来钱呢……口服药物一般归你自己”。 所谓“口服药物一般归你自己”,是指医生可以决定用什么药,所以药企要给医生回扣让医生多用自己的药。 医生为了多拿回扣就要多开药,经常造成过度治疗。北京某著名三甲医院的一位医生告诉记者,肿瘤患者是过度治疗的“重灾区”。出于对肿瘤的恐惧,患者几乎对医生的用药建议“来者不拒”,而医生利用这一点,再加上抗癌药抬价空间大的特点,就猛开昂贵的抗癌药,即便用药对患者无必要。所以李睿以抗癌药来说明“口服药物来钱”,举例恰当。

关于“往腹腔里塞一堆东西”

说完口服药,李睿开始讲手术。他说“为什么一做完手术以后,手术不大,结果腹腔里塞一堆东西。那是什么止血纱布止血粉、什么腹腔里抗肿瘤药物一塞”。之后李睿还提到“反正病人也不知你腹腔里放了什么”。 这是真的吗?请看一个案例。2010年10月26日,《新京报》接到匿名举报,指北京肿瘤医院两位医生收受医药代表回扣,随信附有视频光盘一张和相关文字材料。材料中写道:两名医生对绝大多数腹膜后手术使用某品牌聚乳酸防粘连胶。该药品适应于开腹腔的手术,以防止手术后腹腔内肠粘连。而这两名医生则有意将患者腹膜开一个口,将2-3支该种药品注射入腹腔内。每支该药品的药物回扣是100元。 这次举报被贴到医学网站丁香园之后,该网站的医生网友们普遍认为举报源于医院内部同事的报复。所以举报材料不是外行的说法,相当可信。最后司法机关调查也证实了两名医生收回扣的事实,其中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、北京肿瘤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陈晓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。

关于“别小看止血纱布”

李睿接着说,“我告诉你可别小瞧那几块纱布,那一块纱布1500块钱,如果肚子里塞10块纱布,你想想1万多”。 “一块纱布1500块钱”我们不能证实,但是纱布有猫腻却不稀奇。一家国内药企的医药代表朱宏(化名)介绍:一片出厂价为30元左右的手术止血纱布,在经过整个利益链条后,就变成300多元一片,增长了300元左右,300元中有近2/3被链条中的医院以及医院的工作人员占去。医疗器械每次使用都要付提成,不是一次性付完。好比说,每用一片止血纱布,销售厂商就要给利益链条上的每个环节付费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医院的器械都变成了一次性的产品,因为不停地使用才能换来高额的提成。 2010年,一位患者向媒体出示的“在院患者费用清单”,上写明“西臣可溶性止血纱布, 703.50元/片,数量2,金额1407.00元,执行科室中央手术室。”记者调查发现,这703.5元的止血纱布出厂价才18元。

关于“骨科高值耗材”

李睿嗓音稍低沉的说道“内科很悲催”,因为用了什么药患者都能看到,而“为什么男女同学干外科都奔着骨科来的呢……因为骨科最有钱,一个克氏钉,一个钉子1万”。 “骨科最有钱”并非空穴来风。骨科是有名的“高值耗材”科室,即在手术中使用高价格的医疗材料。据《石家庄日报》报道,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,一块厚度为5毫米的高档金属接骨钛板在2006年的价格就达到9000多元,比厂家出货价高了10倍。

价格虚高源于“回扣”太厚。据新华网今年3月报道,长春市在采用高值耗材全市集中招标采购后,挤压了商业贿赂,使骨科支架接骨板等耗材降价六至九成。然而也有专家表示,集中招标采购没有用,“凡是招标中标的产品,基本都死定了”,因为在医院里推不出去。 所以“男女同学奔着骨科来”可能还要继续。从事骨科器械业务推销的小陈介绍,大医院骨科主刀医生的回扣标准是1天1万元。曾多次参与卫生部法规起草工作的卫生政策专家、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法学教授卓小勤也透露,“一个顶尖的骨科医生一年可以拿到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回扣”。

关于“分红是一塑料袋”

李睿说别的科室赚钱,也不忘“现身说法”。他说“我这个月在科室的分红是一塑料袋”,还说“我老婆现在挣的钱,就相当于我每个月上税的钱”。 李睿到底能挣多少钱不清楚,但是“分红”和“回扣”的确可能是丰厚的收入。先说“分红”,以陕西省礼泉县为例,县人民医院对科室下达创收任务,各科室超过目标任务收入的,医院与科室按3:7分成。这就是科室的“分红”来源(有时候也会把瓜分回扣款说成“分红”)。

再说“回扣”。2010年,一位网友在公交车上捡到一个U盘,打开发现一份“泰瑞医药”的回扣清单,上面记录的是给护士的回扣,比如6月份给“外一科孔建芳,1940元”。一个护士从一家医疗器械企业一个月拿1940元,那从所有企业得到的总收入是多少呢?掌握更大权力的医生呢?当然医生中也分很多种类,收入不能一概而论。

关于“经济利益是医学生的学习动力”

李睿是给医学生讲课,不忘激发大家的学习热情。他说“所以不知道大家听完这种经济利益以后,你学习有动力吗”。 很多人认为这种话是在污染学生心灵。实际上学生也不是傻子,他们都是20多岁的成人了,可能不了解已经众所周知的“潜规则”吗?据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法学教授卓小勤介绍,“我曾在一个国内著名的医学院教了一个学期的卫生法学实验课。这些学生提问的问题,主要集中在拿回扣、收红包犯不犯法上。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。” 可见,即便医学生,也已经在“憧憬”回扣、红包的收入了,他们担心只是“不要出事”。

精彩点评

媒体点评:李睿说得很不精确,但反映的现象很真实。鉴于这种“自曝家丑”的难得,网友支持最多的一条跟帖就是“不不不,你不需要道歉,我谢谢你,不仅让我们知道了这么多内幕,也让国家有关部门开始关注医疗”。

网友点评1:谢谢您李睿老师,你讲出了很多其它“医生”不会讲的事实。 我相信你可能会被你自己的行业“封杀”,李睿老师您挺住。网友们,这样的老师如果在这个行业消失,是我们病人最大的悲痛。

网友点评2:在某些方面我们要好好感谢李老师 不用过多的谴责他 毕竟没这大嘴巴的话我们也不会知道这刀砍肉上是这么的疼 该看病的还是得看病 该收钱的还是得收钱 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爆料了跟没爆料没什么区别